中兽医专家李贞玉:“刘朗说,我们也开一个宠物医院吧.”

宠物护理指南 | 2018-12-13 09:04

“我们也开一个宠物医院吧。”

1993年,刘朗和李贞玉带着他们家养的狗去农大羊坊店动物医院打防疫针,面对热火朝天、忙忙碌碌的医院门诊部,刘朗对李贞玉说的这句话,定格了中兽医专家李贞玉和她此后的职业传奇往事。

今天我们采访的这位行业大咖是李贞玉,除了刘朗妻子之外,她还有一个被很多人熟知的身份,她也是一位从业长达二十五年的中兽医专家。

1

“我们也开一个宠物医院吧”

李贞玉是北京人,出生于1963年。在大学里,她念的是五年制中医专业,熟读《医古文》等中医专著。毕业以后,她和农大兽医专业毕业的刘朗走到了一起。生活中,他们养了一只可爱的狮子犬戴维。

1993年初的一天,他们带着戴维去农大羊坊店的动物医院门诊打防疫针。没想到,带宠物来这里看病的人非常多,门诊特别忙,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她清晰记得,那天工作人员忙到下午两三点才顾得上吃午饭。

据她回忆,当时刘朗突然凑过来跟她说,“我们也开一个宠物医院吧。”因为这句话,定格了她后面从业长达25年的中兽医职业生涯。

1993年4月份,他们租了两个单间的平房小院,在当地申请了兽医执照,和潘庆山老师、林德贵老师、夏兆飞老师、谯仕彦老师、王九峰老师一起,合伙成立了北京伴侣动物医院,她误打误撞跟着进入了宠物医疗临床领域。

医院成立之初,迫切需要打开名气,刘朗找到了他在《北京晚报》的同学,在报纸上一个特别小的角落刊登了开业广告。在她的印象中,医院4月份开业,到5月份登报纸,很快就忙不过来了。

在那个年代,国家实行改革开放不久,百业俱兴,来往前苏联的贸易商旅很频繁。一些进口犬只如京巴犬、西施犬等品种受到人们的喜爱,被炒到了天价。但由于早期养宠缺乏犬病系统性的防疫知识,这些当时的“名贵犬”传染病高发。

“屋子里放不下,外面整个院里都是输液的动物,传染病非常多。那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听诊器和体温计,然后就是这些输液器、注射器等。药也都很简单,一些抗生素、葡萄糖盐水,就这些。”李贞玉感慨。

2

回顾往事

1994年冬天,北京颁布了《严格限制养犬规定》,北京的宠物行业受政策影响迎来寒冬,许多医院纷纷关门倒闭,只有极少数在削减开支的基础上苟延残喘,北京的宠物医疗行业进入一个萧条时期。

在李贞玉的记忆中,因为没有动物,当时整个北京没有剩下几家宠物医院,公立的像农大和观赏等,私立医院也就两三家。“在北京的每一个区,都有一个叫限制养犬办公室的机构,专门管理没有上犬证的狗,那个时候给狗狗上证要5000块钱的费用,所以,北京养宠物的人群规模骤然下降,动物医院更是门可罗雀。”她说。

李贞玉自嘲当时自己每天就在那里“面壁”,没有病例。“最惨的时候,一个月才一两千的收入,偶尔会来一只猫。”采访中,她说有时候也会跟自己较劲,经常自己在琢磨。

李贞玉分析,早期很多人养犬猫是为了看家护院和“抓耗子”,还没有当宠物看待,俗话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大家很容易忽视最重要的疾病护理环节。

为此,她经常劝说顾客把犬猫免费留在医院让她护理。最后发现,凡是留下来由她调理的,基本都好了;凡是宠物主人自己在家护理的,治疗效果都会打折扣。

到1998年至1999年间,北京的行业市场又发生了变化。经济不断发展,养宠理念提高,社会上养宠物的越来越多,而且限制养犬的政策慢慢松绑,市场上仅存的几个宠物医院简直要被接踵而至的养宠人群挤破了门。

“那个时候我一个人每天看五六十个病例,既要卖货,又要输液打针,还要做手术,有时候忙着这个又顾不上那个。”很多经历过那个阶段的行业人士都有她说的这种感觉,有些甚至还心有余悸。

3

职业经历

这期间发生的一件事,让她记忆犹新。

当时,有一对夫妻带了只京巴狗来医院找她,说狗狗得了瘫痪,找了很多地方治,完全没办法了,想给它安乐死。“我在想,用针灸试试看。没想到,针灸六七次之后,它能站起来了。”从中医到中兽医的转换,她适应很快,这也是她第一次用中兽医的方法治疗的狗。

伴侣动物医院总共搬了四个地方,每次搬迁都恰逢行业关键时期。成立之初在1993年原摩托车配件小院里,后面搬到马路南边;2000年正值行业快速发展的时候,搬迁到马路北边,面积扩大了100多平;到2007年,搬迁到现在的新街口西侧。

2006年前后,一些国际宠物医师大会和专业课程培训体系被相继引入国内,兽医群体对于专业和行业有了崭新的认识。2006年,北京伴侣动物医院、北京爱康动物医院和北京芭比堂动物医院成立美联众合动物医院联盟机构,首次提出了宠物医生专科化的理念。

“早在2006年,我们就已经有专科意识,大家不管在培训还是临床工作上,开始各做各的科了。包括后面2016年建立美联众合转诊中心,其实,我们在2010年左右就已经开始讨论了。”李贞玉告诉我们。

考虑到临床上常见的瘫痪病例(椎间盘突出等引起),病程往往较长,针灸维持时间不够,从2007年开始,她开始尝试用针灸结合中药的方式治疗。后来一些像咳嗽、外伤,还有胃肠的问题,她也用中药进行治疗,开发了几十个成熟的方子,取得了意想不到的临床效果。

李贞玉也坦言,相较于别的专科医生,她曾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经营管理上,“比如,2006年美联众合刚成立的时候,我负责过采购,后来做培训。在2013年左右,还接管过一段时间的运营工作,但中兽医专科一直没有落下。”她说。

4

中兽医专科

谈到自己的专科,李贞玉语速较快,如数家珍,一些中兽医专业词汇和理论信手拈来,脱口而出,例如脏腑的“寒热虚实”、“水火既济”、“辨证论治”、“弦脉浮脉”等,让人不得不佩服她深厚的中兽医理论基础。

李贞玉认为,中兽医最大的本质就是就是整体观念和辩证观念,辨证论治是它的一个最大的特色。

她给我们举例,“我的病例基本上都是老年动物,很多都有心脏问题,在治疗的时候,你要考虑,椎间盘突出跟骨相关,肾主骨生髓,也就是说,等它老的时候肯定肾虚,导致关节和椎间盘等问题。但肾和心脏是水火既济的关系,所以你又要考虑心脏的问题。有心脏病的犬猫,由于紧张心率快时,先扎上内关穴。特别紧张和不安的犬猫,先扎上安神穴。”

“所以很多时候,遇到有些比较复杂的病例,我就想,幸亏我有一个厚实的底子,否则的话,有些东西你真的会挠头的。又有胰腺炎,又有膀胱炎,又有心脏问题,皮肤问题,又有椎间盘突出,还拉稀呕吐,这一大堆的问题,你怎么办。”她补充说。

工作中她严肃认真,偶尔也会跟其他科室小幽默一下,她说,“看着西医挺科学的,但别忘了,中医是靠人一个一个尝药,一个一个穴位扎给出的经验。你们是用小白鼠做试验,跟人还差着两码事。说是有些数据,但是老鼠毕竟不是人,你说哪个更科学,哪个更说得通。”

采访的时候,我们被她这个理论逗笑了,一边暗暗称奇。

她还给我们分享了一个类似的例子,这只狗经过西医的治疗,当时基本稳定了,但还是拉稀不吃东西,因为瘫痪问题,宠物主人找到她,说这是最后一次针灸了。

“当时我在想,狗狗已经14岁多了,应该很通人性。它天天这么输液打针,肯定特别郁闷,肯定有肝郁的情况,肝郁以后就容易化火,中焦的气血不运行了,就堵在这了。堵在中焦以后,上不去下不来,然后脾不升,胃不降,它就肯定吐,下面就拉稀。”所以在治疗当日,她主要针对肝脾不和造成的不吃东西和腹泻,进行针灸治疗和调理。

“当天扎完回去,第二天宠物主人就跟我说,李大夫,它现在没事了,现在能吃东西,也不拉了,一下就好了。”说到最后,她语速轻快,很开心。

5

春风和煦

自从2016年底美联众合动物医院转诊中心成立,这里已然成了李贞玉的第二个家,甚至看得比自己家还看重。她忙忙碌碌,像呵护自己家的孩子一般,对待转诊中心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在同事们的心目中,她待人和风细雨,总是微笑盈面,就像是家里的长者。采访的时候,她无意间看到廊灯脏了,自己轻车熟路搬来了一把木梯子,拿着毛巾,仔仔细细把廊灯擦拭干净。

我们在边上简单搭把手,她很客气地连声道谢。

* 文中所有人物职称敬略,谢谢!

瑞鹏专家团组

走近瑞鹏专家团组,感受中国宠物医疗专科发展精彩!